发表
咨询

发表
咨询

写作
指导

写作
指导

权威
检查

权威
检查

关注
微信

关注
微信

瀚海期刊微信
返回
顶部

瀚海期刊网,快速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投稿权威机构

在线投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瀚海期刊网

首页 > 论文欣赏 > 建筑论文 > 建筑风水学论文 > 详情

More推荐期刊

 建筑风水学论文
《鲁班经》在建筑风水方面的意义
作者:未知 如您是作者,请告知我们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 要:《鲁班经》作为古代建筑经典,不仅是一部建筑工匠书籍,更是一部建筑风水著作,风水学按其堪舆的方法来分可分为理气法与形势法,按堪舆对象来分的话,是分为阳宅与阴宅,而《鲁班经》既是以阳宅为主的古代建筑用书。《鲁班经》中的风水理念几乎占整个书籍的三分之二,其中鲁班尺中所包含的哲学理念更是将古代风水理论表现的细致入微。 
  关键词:鲁班经;鲁班尺;风水 
  中图分类号:TU23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2064(2018)20-0232-04 
  鲁班从古代开始就一直被奉为木工之始姐,建筑之守护神,甚至于民居在营建最初的祭祀仪式中,是需要祭祀的守护神之一。由于地域及民俗的差异,祭祀形式以及方法形成了符合原居址人们道德规范及约定俗成的奠基仪式,这些仪式及规则被古人总结研究最后形成书面的形式流传下来,即俗称《鲁班经》[1]的建筑风水用书,当然这种规则只在《鲁班经》中有极少的内容描写。《鲁班经》被称为建筑用书的根本原因是其涵盖了从建筑选材,基础,直至内部家具设计等等的专业书籍,是古代从事木工的技工人员必读之精典。 
  在崇信巫术的古时,占卜所得到的结果在古人眼里就是神谕的象征。这种思维模式下的观念是几千年来民众们所具有的最真实的哲学理念,在远古蒙昧无知的时代,大自然的变化对人们的生产力起着决定性的影响,当时的古人通过占卜来趋吉避凶,也正是这种理念促使了易学占卜以及后来风水学,命理学等学术的形成,也为日后术数学等学科的演变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风水学按其堪舆的方法来分可分为理气法与形势法,当然这两种方法也可结合使用,进而得出至佳之位,按堪舆对象来分的话,是分为阳宅与阴宅,而《鲁班经》既是以阳宅为主的古代建筑用书。近年来研究《鲁班经》的学术论文层出不穷,至目前为止中国大陆登载的有关《鲁班经》的论文研究方向大体上存在三个特点,总结如下: 
  第一,《鲁班经》流传及版本演變研究。如,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陈增弼的《〈鲁班经〉与〈鲁班营造正式〉》,解静的《〈鲁班经〉的流传及版本演变研究》等。 
  第二,《鲁班经》作者研究。如,祁连休的《论我国各民族的鲁班传说》,邓瑞全《鲁班与〈鲁班经〉研究》,邓其生《鲁班与〈鲁班经〉》等。 
  第三,与《鲁班经》关联的内容研究,包括家具,建房巫术,民居禁忌,鲁班尺及其它尺类应用等。如,王其钧《传统民居的厅堂禁忌》,潘清和吕九芳《风水理论在中国传统家具中的体现》,云南大学李世武《工匠建房巫术仪式中的象征及阈限》,安徽建筑大学季益文《子思尺、鲁班尺、曲尺在古建筑上的运用—〈鲁班经匠家镜〉研究几点认识》,牛晓霆及王逢瑚等《鲁班尺探究》,唐友波《上海博物馆藏门光尺的讨论》,华南理工大学程建军《关于“门光尺”—答英国Mr.H·W·Tang》等。 
  从以上三点可以看出《鲁班经》在中国大陆的研究趋向涉及风水方面的内容并不多,而近年来中国大陆对风水的研究有逐步升温的趋势走向,特别是一些风水古典中有关风水思想的探讨,这也可能是未来风水研究的一个大方向。本论文是通过针对《鲁班经》中具体建筑方面的内容研究,探讨《鲁班经》中的建筑风水理念以及鲁班尺的理论背景,虽然在现代中国大陆,建筑方面应用鲁班尺的事例几乎是零的状态,通过对《鲁班经》中风水理念的研究及探讨,旨在能为日后风水典籍的研究提供些许参考的同时,也为古典建筑形式的研究方面以及现代建筑风水理念方面注入一股清泉。本论文以明代午荣汇编版《新镌京版工师雕斫正式鲁班经匠家镜》为主,从而对《鲁班经》展开研究。 
  1 《鲁班经》的构成及解析 
  1.1 关于鲁班其人研究 
  《鲁班经》有载“师讳班,姓公输,字依智。鲁之贤胜路,东平村人也。其父讳贤,母吴氏。师生于鲁定公三年甲戌五月初七日午时,是日白鹤群集,异香满室,经月弗散,人咸厅之。”[2],由此看出,鲁班原姓公输,班为其讳,明代午荣版《鲁班经》之前的文献中也有关联名字的记载。如表1所示。 
  从以上文献中可以看出,“鲁班”称谓在古文献记载中并不相同,虽然有很多种说法,但是公输般及鲁班之说最为常见,所以学界上出现了两种看法,第一种认为公输般与鲁班是同一人,第二种认为并非相同的人,按《鲁班经·鲁班仙师源流》中记载可以看出,鲁班姓公输,讳班,结合以上古文献记载,公输班与公输般当属同一人。般与班系为同音,根据中国古文通假字的特点,《鲁班经》之前古文献中记载的般与班也可看成是通假字,所以说公输般与鲁班是可以看成同一个人。 
  鲁班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匠人,依《鲁班经》所载“俾公私欲经营宫室,驾造舟车与置设器皿,以前民用者,要不超吾一成之法,已试之方矣,然则师之。”此处对鲁班所做之物简以概之,实际上鲁班的发明创造有许多种,散见于战国以后的书籍中,主要分为有:葬墓机具,农业用具,木工工具,防盗器具,军事兵器,仿生机械,雕刻,土木建筑[3],这些器具的规格在《鲁班经》中也有少部分记载。 
  按照《鲁班经》原文分析,鲁班生于鲁定公三年,因此鲁班出生年代应当是相当的早,而最早出现关于鲁班记载为东周列御寇《列子》,接下来的古文献中鲁班的称谓可以说是形式多样,称谓变化多端,但是可以确定的是鲁班确实为古代匠人,并且由于其发明对后人的影响巨大,因此被后来的古人尊为祖师的同时被视为工匠业的保护神。 
  1.2 《鲁班经》的版本及构成研究 
  《鲁班经》的具体成书年代现已不从可考,我们现在能够看到《鲁班经》最早的版本,当是国家文物局收藏的明万历年间刻本。此本是残本,分三卷和一个附录[4]。卷一内容以房屋营建大木工技术口诀为主,当然风水理论也是其中所包含的重要内容。卷二则主要介绍建筑、牲畜栏、日用家具、生活器物的制作,卷三列出起造房屋吉凶图式,也是有阳宅风水具体体现的一卷,附录内容庞杂,按《新镌京版工师雕斫正式鲁班经匠家镜》故宫珍本丛刊(李峰注解)编排顺序为:鲁班仙师源流,新刻法师选择纪(全),灵驱解法洞明真言秘书,又名秘诀仙机,鲁班秘书。此四项内容大部分是古人在房屋营建活动中遵守的有关阴阳五行,风水择日,巫术等条文规矩。
  与《鲁班经》内容相近还有另外一本建筑用书,即《鲁班营造正式》。学者们对这两种书的看法大体上有三种表现: 
  第一,认为两本书实际上为相同的书,即将两本书混为一谈。这在刘敦桢的研究文章《鲁班营造正式》中得以体现。 
  第二,认为《鲁班营造正式》是《鲁班经》的前身,这在苏州建筑与艺术设计学院解静的《〈鲁班经〉的流传及版本演变研究》一文中能发现端倪。 
  第三,陈增弼教授认为《鲁班营造正式》和《鲁班经》是不同的两部书,是不能把二者混为一谈的。 
  在《鲁班营造正式》和《鲁班经》未出现之前,建筑书籍最有名的要属周时的《周礼·考工记》了,接下来唐代的《梓人传》,《唐律疏议》,《唐六典》以及《会要》等等,这些建筑书籍,大部分属于当时朝廷下令编著,到了北宋时期出现了将作监著《元佑营造法式》,李诫著《营造法式》(此书在韩国流传较广),元代有《经世大典》,明代除了《永乐大典·工典》之外,有名气的当属《鲁班营造正式》及午荣汇编的《新镌京版工师雕斫正式鲁班经匠家镜》。我国古代建筑大多以木材为主要材料,可是木工建筑技术方面的叙述较少出现于正史之中。一般技术性的传承大部分还是依靠匠师口授或以抄本形式代代相传,在不多见的匠师记载中,《鲁班经》可以说是民间流传至今,关于木工行业较完整的专业书籍[5]。以当时古代技工书籍的流传方式以及《鲁班营造正式》和《鲁班经》的成书年代来看,两本书的多处相同之点是显而易见的。虽然相同之处甚多,但是陈增弼教授通过对两本书的内容、文体、插图的研究最终得出,这是两部不同的书,不能将其混为一谈。 
  2 《鲁班经》建筑风水方面的判断 
  2.1 风水理念在《鲁班经》中的体现 
  《地理五诀》序中记载:“自古言地理者三:日家、形家、法家。”[6]所谓三家,即择日、形势、理气。《鲁班经》一卷中共有七十一个条目(《鲁班经匠家镜》,李峰注解),其中谈及择日共二十四条目,形势与理气风水夹杂的内容占卷一的三分之二,这其中包括提到理气常用的工具罗经的两个条目、郭璞相宅诗三首、匠人们常用的鲁班尺有关内容、住宅需要注意的风水事项等等,二卷是有关牲畜栏的建造规范、中国传统家具规格以及需要注意的风水事项,三卷中以71幅图与歌诀的形式简要概述了如何选择阳宅以及阳宅风水的判断。附录中记载的镇宅符咒以及镇宅神兽在现代住宅风水中依然存在,例如泰山石敢当、兽牌等,镇宅符咒由于操作复杂多变,现代民间已不在使用。 
  将《鲁班经》按照风水重要的三种表现方式来分析的话,有以下三点: 
  第一,日家即择日,《鲁班经》中有大量的择日记载,如:“论净尽拆除旧宅倒堂竖造架马法:凡尽拆除旧宅,倒堂竖造,作主人眷既已出火避宅,如起工架马,与新立宅舍架马法同。 
  就以上内容而看坐宫修方时,屋主及家人必须出火避宅,出火避宅即需要择日。《鲁班经》中择日求吉在一卷中共有24条目,占三分之一,二卷中有关牲畜栏的建造中也包含了古人在建栏时以择日求吉的方式企盼牲畜兴旺的风水思想。 
  第二,形家即住宅形势法,是指围绕住宅周边所有的环境而勘察,这部分内容基本集中在第三卷中,如:“墙垣如弓抱,名曰进田山,富足人财好,更有清贵官。”这与古人认为风水中的环水有情,反弓无情的形势论是相同的。其他古文献中也有相同的内容记载,如《阳宅十书》云:“或从山居或平原,前后有水环抱贵”,又有云:“门前若有玉带水,高官必定容易起。出入代代读书声,荣显富贵耀门闾。” 
  第三,所谓法家,是指运用风水堪测工具罗盘而决定住宅吉凶的方法,《鲁班经》中结砌天井时有运用罗经确定方位的记载,如:“右宜以罗经放天井中,间针定取方位,放水天干上,切忌大小灭没、雷霆大杀、土皇杀方。” 
  最后,附录中的镇宅符及神兽。中国的镇宅石狮可以说是由来以久,古代宫殿、寺庙及道观、府衙等均有石狮,在古人眼中,石狮不仅势气威猛,同时有辟邪镇宅之用。另一个重要镇煞之用当属泰山石敢当,在中国大陆,风水执业者常用来帮助宅主人阳宅辟邪用,然而在日本的街道拐角或者胡同,甚至于阳宅风水方位中的五鬼方位都会放置泰山石敢当以求平安。由此可见,《鲁班经》中所记载的风水镇宅神兽,在现代日本依然被广泛使用,而日本對风水的痴迷也可见一斑。 
  2.2 鲁班尺的由来及发展过程 
  鲁班尺是在营造建筑,制作器物时,用来度量、下料及选择吉凶的专用工具,最初指木工尺,后来也指选择吉凶压字的风水尺。[7]明代王圻所撰《续文献通考》108卷的度量衡中记载如下:“商尺者,即今木匠所用曲尺,盖自鲁般传至于唐,唐人谓之大尺,由唐至今用之,名曰今尺,又名营造尺。古所谓车工尺。”由这段记载可以看出,鲁班尺源于木工尺,后自鲁般传至唐代,唐代到明代一直沿用。又称为曲尺,唐代是称为大尺,至明代称为今尺或者营造尺,古时还称为车工尺。虽然这段记载将鲁班尺的名称大体归为一类,但是其形式及尺寸却有差异。 
  鲁班尺尺式形式在《鲁班经》中分有曲尺、门光尺,古代门光尺又称为鲁般尺,鲁班真尺或者鲁般尺,如图1所示。 
  《鲁班经》原文有载:“按鲁般尺乃有曲尺一尺四寸四分,其尺间有八寸,一寸准曲尺一寸八分。”另还有记载:“曲尺者,有十寸,一寸乃十分。”这里介绍了两种尺,一种是一尺等于一尺四寸四分之尺,间有八寸,这是“门光尺”,另外一个即曲尺,是营造尺,营造尺一尺为十寸,门光尺一尺为八寸,但是一寸等同于营造尺的一寸八分,所以门光尺一尺就等同于营造尺的一尺四寸四分。如图2所示。 
  图3文公尺是由两种尺式构成的,第一行是台尺,第一行文字是门光尺即鲁班尺,下面一行文字则是丁兰尺,最下面的是公尺。文公尺也被现代人称为鲁班尺,上面文字一行的鲁班尺风水师多用于堪测阳宅时使用,丁兰尺则是有关墓葬的相关事项时候使用。 
  由以上三个图片可以看出,鲁班真尺即门光尺与现代所用的文公尺形式比较相近,曲尺则是现代所用的一般木工尺。
  吴承洛《中国度量衡史》中有云“在上古之世,所传尺度之标准,足为后世法者,为木工之尺,木工尺之度,最初为夏制,后至鲁班改以商制,因商以十二寸为尺,有二说,则木工尺变迁后之度,亦有二异”[4],由此可见,木工尺最初是以夏制为用,夏制是以十寸为尺,商以十二寸为尺,到了周代则以八寸为尺,木工尺应为鲁班尺之前身,直至鲁班时改以商制,然而因木工尺变迁后,所以尺寸又出现了不同。当然秦统一六国后所采取的一系列统一方案中还包括了统一度量衡,西汉末年时,王莽政权又导致了一定的混乱时期,唐代定了唐大尺,宋代出现了官尺与私尺,鲁班尺就是私家尺的一种,直至明代的《鲁班营造正式》与《鲁班经》两本典籍的出现,其中《鲁班经》中所用的鲁般真尺图与《鲁班营造正式》中的图出现了一字这差,即“吉”字与“本”字,现代的文公尺是以本字的形式制造并使用。 
  综上所述,鲁班尺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称谓以及尺寸皆有不同,直至明代时有了具体的区分,即曲尺与门光尺,然而现代风水师所用尺式是文公尺,即魯班尺与丁兰尺的综合尺。 
  2.3 鲁班尺吉凶判断方法及理论背景 
  曲尺一尺十寸,按序分为一白、二黑、三碧、四绿、五黄、六白、七赤、八白、九紫、十白(或一白),门光尺分为八寸,每寸上分别是“财、病、离、义、官、劫、害、吉(或本)”,一般情况下,财义官本四字为吉,另外四字为凶,《鲁班经》中的鲁般尺八首中有详细记载。 
  门光尺中所出现的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左辅、右弼九星,原是古人用于判定方位及四时季节的北斗攻星,后被风水家演变为风水用语。按八卦而论,左辅右弼为同宫,以九宫来看则贪狼为一白,属水;巨门二黑属土;禄存为三碧、文曲为四绿属木;廉贞为五黄属土;武曲为六白、破军为七赤属金;左辅为八白属土;右弼为九紫属火。以五星而论,贪狼为生气,属木;巨门为天医、禄存为绝体属土;文曲为游魂属水;廉贞为五鬼,属火;武曲破军属金为绝命。从下面门光尺图中可以看出,门光尺应是以堪舆中五星论为理论基础。如图4所示。 
  关于门光尺及曲尺的吉凶判断,《鲁班经》中记载:“凡人造宅门,门一须用准与不准,及起造室院条缉车箭,须用准合阴阳,然后使尺寸量度,用合财吉星及三白星方为吉,其白外但得九紫为小吉。人要合鲁般尺与曲尺上下相同为好,用克定神、人运、宅及其年、向首大利。”由此得出,古人认为用曲尺或者门光尺来丈量阳宅时两者相合使用,即可得出最吉尺寸。 
  《鲁班经》曲尺诗云:“一白惟如六白良,若然八白亦吉昌”可见一白、六白、八白皆是吉星,所以尺度上遇白便吉,所以这种尺法便被称为压白尺法,又因九紫为小吉,所以九紫也可使用,所以又称为紫白尺法。 
  现在所用的文公尺,一尺为八寸,和门光尺相同的是每寸皆有字,每寸又有四格表示尺寸及吉凶的文字。其原理与门光尺相同,唯独不同的是多了另外一个阴宅测用工具功能的丁兰尺。 
  3 结论 
  风水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主体之一,是中国古代的一种环境文化,蕴含着古人天人合一的风水思想,《鲁班经》作为中国古典文献,目前中国大陆的研究大部分还以版本、成书年代、作者等为主,对其书内的风水理论研究还并未深入,然而国外已经对《鲁班经》所含的风水意义展开了学习与研究。《鲁班经》不仅是中国古代建筑营造用书,同时也是一部关于建筑尺度的堪舆精典,本文从《鲁班经》的形成、发展、历史演变及鲁班尺的形制与吉凶判断理论的角度上阐述了中国古人们天人合一的风水理念,希望对于未来研究中国风水具有一定参考价值。 
  参考文献 
  [1]赵九峰,李非.地理五诀[M].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4. 
  [2]牛晓霆,王逢瑚,朱长岭.鲁班尺探究[J].古今汇流,2006,(5):10. 
  [3]吴承洛.中国度量衡史[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8.

更多推荐:
建筑论文:jz.hanhaiqikan.cn

 

相关期刊分类